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活动 >>  正文

【海丹播报】:玉树救援赈灾小组与捐款人讲述救灾见闻

来源:欧文沙龙  |  发布时间:2010-07-08 00:46:13  |  浏览次数:0

通行证

颜芳

    赵晓雯

 孙惠君

  杨静梅

 焦映元

 丝丝


423晚上,玉树救援赈灾小组部分成员,在欧文沙龙小会所淡水斋,向部分捐款人讲述他们在玉树的宝贵见闻。

 

她们在淡水斋一出现,大家都兴奋地赞道“我们的英雄来了”。北京新联合生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付曙霞,特意准备了一条哈达,献给几位英雄般的女士,大家在一片笑声中合影留念。合影后,救援赈灾小组一边给大家展示大量详实的灾区照片,一边声情并茂地向大家讲解救灾见闻。在场会员和捐款人为灾区人民遭受的苦难感到难过,也被救援赈灾小组的精神深深感染。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救援赈灾小组在兰州的时候,得到甘肃省武警总队开具的一张通行证。有了它,救援赈灾小组去灾区的路上一路绿灯。甘肃省武警总队甚至还帮她们租了一辆大卡车。采购物资的时候,商家知道她们是去赈灾的,都以比较低的价格卖给她们商品。

 

一路上除了颜芳外,救援赈灾小组其他6人的高原反应都很强烈。晓雯顶着强烈的高原反应开了150公里的车,后来不得不停下来,找一家医院暂时休整,然后继续上路。晓雯回到北京后,在一家洗浴中心和朋友泡了整整一个晚上,感叹道“全世界最舒服的地方就是医院的那张床”。晓雯说,当时她真想在床上多趟一会,哪怕就5分钟。但是不行,车队早到一分钟说不定就能多救一个人的生命。

 

救援赈灾小组在去玉树的路上碰到了北师大的大三女生刘虹桥。她看到地震的消息,没有来得及和学校请假就奔向玉树。不明情况的学校本来要开除她,后来得知她是去灾区赈灾,遂取消原定的处罚,还把她拍的照片放在显著位置展览。她们互相说明情况以后,决定结伴赶赴灾区。

 

救援赈灾小组在赶赴玉树的路上,看到很多驰援灾区的车辆,绵延将近十公里。他们中的很多赈灾人员经过长途跋涉和漫长等待,身体承受能力已到极限。他们看到灾民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分发物资,有的甚至直接在车上把物资扔给灾民。这样的举动往往引发哄抢,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用我们的行动温暖灾区每一颗破碎的心

 

救援赈灾小组甫到玉树,虽然事先已经有思想准备,还是为看到的景象感到震惊。原来的县城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一片废墟。触目是一片土黄色,山坡上飞沙走石,废墟上瓦砾遍地,到处是流离失所的灾民。尤其是受伤无助的老人,孤苦无依的儿童,看着让人揪心不已。

 

救援赈灾小组在兰州采购物资的时候,就充分发挥女性心思细密的特长,采购了40多种生活必须品。但是回来后她们还是很自责,没有想到购买奶粉和奶瓶。由于交通拥挤,很多最急需物资的人却不能及时来领取。救援赈灾小组决定,开着满载物资的皮卡车直接去偏远一点的村子。

 

这辆皮卡是晓雯跟一位朋友借的。很多地方大卡车上不去,只有靠这辆皮卡。本来晓雯和朋友商定好,发放完物资皮卡就留在西宁,过一段时间他那位朋友去取。但是了解到当地车辆奇缺,两个人商量后,直接把皮卡捐给了当地。

 

每到一处,腰椎不好的晓雯都和大家一起卸物资。几十斤的包裹,她扛起来就走。回北京后,晓雯说“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现在想想真像奇迹一样”。但是渐渐地她就只能坐在地上指挥物资发放了,再后来就只能躺着,一边吸氧一边硬撑着打电话,安排救灾事宜。

 

有一户藏民,帐篷里什么都没有,救援赈灾小组给他发了被子和棉衣。第二天当地就飘起了雪花,救援赈灾小组深感庆幸。

 

救援赈灾小组重点关注的曲朗多多小学,只有一人死亡,几人受伤。这让救援赈灾小组略感欣慰。除了送去救灾物资,大家商议将在灾后重建中为曲朗多多小学做更多事情。包括计划建设太阳能电站、建立通讯网络等等。

 

在玉树的4天,救援赈灾小组的7个人没有洗过澡,甚至一天洗一次脸都是奢侈的事情。吃饭的时候,颜芳勉强找到半个碗,方便面只能泡在袋子里。颜芳的手沾满泥土,又找不到筷子。正踌躇的时候,一位喇嘛拿来一段烧火用的木片,用刀一劈两半,为颜芳做了一副极其简陋的筷子。就用这双筷子,颜芳吃下了五味杂陈的一餐饭。

 

让人感动的救助者

 

地震发生后,玉树到处都是志愿者忙碌的身影。救援人员在一处废墟上挖出了一本相册。相册中的大人已经遇难了,小孩不知所踪。救援人员拿着相册,见人就问:“见到这个孩子没有?”他们说,一定要找到这个孩子。

 

有一位女性志愿者已经90岁了,每天吸着氧,坚持在废墟上忙碌着。

 

除了军队和志愿者,灾区还活跃着大量的喇嘛,一袭袭红色的僧袍十分醒目。他们为死去的灾民念经超度,为活着的人摩顶祝福。白天参与救灾,晚上在帐篷里举行祈福法会。在废墟上,在风沙里,绵密平和的诵经声抵抗着呼啸的寒风,大家躁动的心安静了很多。

 

所有挖出的尸体都存放在禅古寺,喇嘛们为死者念经超度后举行火葬,冲天的火光整整燃烧了33夜。希望他们的灵魂能得以安息。

 

救援赈灾小组在灾区见到很多以对主人的忠诚而闻名的藏獒。很多藏獒看到主人死了,直接撞到石头上也死掉了。狗的忠诚让救援赈灾小组既感动又痛惜。

 

面对灾难,朴实坚强的灾民更让人更觉心痛

 

救援赈灾小组发给一个孩子3件衣服,他只收了1件,说“其他的留给别人吧”,稚嫩的目光无比纯净。一个小女孩,父母都死了,但是她仍然保持乐观,目光坚定。有一个小男孩非常喜欢青年导演陆川。晓雯和他聊天,说可以帮他实现见陆川的梦想。那个孩子暂时忘却灾难,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很多灾民不愿意去灾民安置点,就在自家倒塌的房子附近搭建帐篷,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用双手搬动石块,在废墟里找寻仅有的一点点财产。

 

救援赈灾小组的感触

 

救援赈灾小组从玉树回来以后对幸福的理解又深了一层,她们说“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不会象过去那样,太较真了”。丝丝说:“看看灾区的人,我们生活得已经很奢侈了,不需要再要求更多了。”晓雯说:“这次灾区行最大的收获是:灵魂受到了洗涤,对幸福的感知能力增强了。”救援赈灾小组身体上经受了严酷的考验,精神上却收获多多,很多道理如醍醐灌顶一样,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

 

 

玉树救援赈灾小组的独特经历,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相信数十年后,大家想起这个夜晚,也会觉得暖意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