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活动 >>  正文

【海丹播报】:玉树地震救援小组最新动态

来源:欧文沙龙  |  发布时间:2010-07-08 00:46:21  |  浏览次数:0

感谢会员们的热情支持。截至2010417,欧文沙龙已经收到会员捐款13,400元。

 

416晚,赵晓雯女士给我发来短信,内容如下:

 

“我们到兰州了。出发前,王作义王总一直将我们送到机舱,托运了所有行李,我们非常非常感谢。刚下飞机就接到张莉的电话,告诉我们有困难可以找兰州军区后勤的朋友。我们在行动,欧文有那么多的人在关注我们,心里暖暖的!放心吧,沿途都做了安排……”

 

417上午,我又接到会员董莉的短信,她也一直关注着前往救灾一线的会员。她在短信中说:“晓雯和颜芳外加4个司机上午采购了满满一卡车救灾物资,正前往西宁。今晚连夜去往玉树。明天上午到结古镇。”

 

417晚上,我与前往灾区的颜芳通了电话,详细了解了她们一行的赈灾进展。

 

据颜芳介绍,17日上午,在武警甘肃省总队和西南证券公司的支持下,赵晓雯颜芳一行在甘肃省兰州市采购了满满一大卡车(10吨)外加一皮卡车的物资,包括军大衣、棉被、矿泉水、食品、常用药品等。灾区海拔偏高,打火机无法使用,她们还买了火柴和蜡烛。晓雯姐2008年曾参加汶川地震救灾,比较有经验,她们还给曲郎多多希望小学的孩子们购买了新鲜黄瓜、西红柿、萝卜等易储存的新鲜蔬菜,并且买了一口大铁锅。

 

 晚上7点多,她们驱车抵达青海省西宁市,与等候在此的惠君会合。事实证明:她们选择飞到甘肃省兰州市,然后开车经由青海省西宁市前往玉树,是个很高明的选择。目前,西宁市物资非常匮乏,根本无法采购。

 

尽管物资匮乏,西宁市政府还是派出一辆丰田越野车供晓雯姐一行使用。晚饭后,她们未作任何停留,连夜赶往玉树。

 

据悉,从青海省西宁市到玉树震区的路途非常艰险,得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全程开车约需14个小时。我真的很担心,晕车晕得厉害的颜芳和腰椎不好的晓雯姐,将怎样度过这漫长的14个小时……

 

衷心祝愿晓雯姐、颜芳、君她们一路顺利,同时为灾区的孩子们深情祈福。我真想大声对晓雯姐她们喊话,让她们透过“千里传音”听到我的心声:晓雯姐,欧文沙龙为你们仨感到骄傲!

 

172229分,颜芳发来短信:同行中已有人出现头晕的症状,不过还好,嚼嚼口香糖,没问题!

 

172310分,颜芳发来短信:我们刚刚经过海拔3578的柳梢沟,前面已经过了同样高度的日月山,今晚的月钩很亮,感觉离月亮特别近。预计还会翻越海拔4000的雪山。山路上看见中铁十八局的工地上设了帮助站地,免费提供食物和水,很是温馨。

 

18709分,颜芳发来短信:我们不得不原地休息,之前经过4500高原的时候反映较大,尤其晓雯姐很是虚弱,不得不吸氧,并吐了。这几天疲劳作战的原因,惠君也很难受,倒是我还好,小皮卡车上的刘杰和静梅体力不支,所以早就停下休息了,我们决定睡一觉再出发。现在我们刚走了一半的路程,的确感觉有点漫长……

 

18902分,颜芳发来短信:小雯姐已高原反应送进了医院,我们现在海拔4200的高原上的马多县医院暂时休息,过两小时看情况再做安排。

 

181543分,颜芳发来短信:我们终于已安全到玉树了,也许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最后四个小时的坚持有多难,我们在通天河桥边等待着那两辆车的会合,看着一个个都已成了残兵败将自己,不禁哑然失笑,庆幸的是我们都挺过来啦,小文姐说象死过一次,说真的我当时很耽心她扛不过来,慧君也双眼紧闭,一个劲地喊头象要炸了,出乎预料的是我的表现,从昨晚八点半出发到现在这十八个小时的行程中没严重晕车也无严重高原反应,一路来又吃又喝又睡,当然照顾人的责任也只有我来,玉川知道了怕要大跌眼镜吧……尽管如此我们还要立即打起精神来,打联系电话讨论如何捐赠救灾物资的事情。  

 

181912分,颜芳发来短信:现在我们在吉古镇外等候放行,在这里等候的救援物资的车队排得看不到头,怎么也有2公里长。我们一行人经过休息补养,状态已经好了很多,大家觉得这里的高原反应不象人们传说的那么可怕……因为不好意思在灾民面前吃东西,所以我们把晚饭提前吃了,(因为保全自己很重要)当然还只能是我们自带的干粮、咸菜和矿泉水,想吃顿米饭,打开现代化的新式即热米饭,研究了半天,结果热出来的米饭半生不熟,吃顿米饭的愿望还是落空了……

 

19709分,颜芳发来短信:我们停在海拔4000的地方等待后面的两辆车,因为没有信号了,联系不到他们,实在很耽心他们,尤其是小皮卡上的刘杰和丝丝他们,不知他们是否能扛过这个高地,我们车上小文姐已不得不吸上了氧气,而我们也不敢大动,否则会觉得心跳加快,胸闷气短。

 

191300与颜芳、赵晓雯通话:从西宁出发,前往玉树的道路只有一条,路上车流滚滚,去的车都满载物资,回来的都是空空如也。

 

昨天1600我们到达震中结古镇,由于胡锦涛主席在镇里慰问,所以进镇处设了关卡。我们在关卡外排队等待进镇,载满救灾物资的车辆绵延将近十公里,前方传来的消息是1800关卡才能通行。

 

晚上9点多钟车队还只是缓缓的向关卡移动,君与当地的一个叫嘉措的活佛取得了联系,并和颜芳下车步行到自治州政府门前(结古镇是玉树州政府所在地)等候活佛安排的摩托车前来。

 

此时镇里的交通已经完全瘫痪,所有的道路被废墟和各种救援车辆堵了个水泄不通。救护车呜呜地叫着却动弹不了,正在进行救援的武警官兵不得不停下来指挥交通。

 

我们乘摩托车蜿蜒着来到灾民安置点——赛马场,等待着晓雯姐和救灾物资的到来,凌晨2点多我们终于汇合。

 

17号下午两点直到现在,我们在车上度过了整整36个小时。

 

与其他志愿人员相比,我们是幸运的,不需要在深夜摸黑搭帐篷,在活佛一行的帐篷里挤了一夜(9人)。

 

今天一早,我们吃了20多个小时以来最好的一餐饭:滚烫的大米粥和新鲜的馒头(在车里我们都是吃干粮就咸菜,喝冷的矿泉水)。早餐后嘉措活佛带我们去看地震现场,当地的房屋大面积倒塌,触目之处,满目疮痍。

 

此时镇上刮起了6-7级的大风,黄土漫天,我们住的帐篷上睡袋上都盖满厚厚一层,就连睡袋里也满是黄土。

 

镇子的入口处,有很多救援人员在分发物资,他们都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奔波,翻越了海拔4900多米的巴彦克拉山。在行驶到镇子的入口处时,就开始把物品分给大家。很多灾民领到了御寒衣物、食物和水。

 

我们走访了镇上的一些灾民,发现那些伤员、老人小孩、住得比较偏远的人,这些最急需救助的人却没有得到需要的物资,因为到拥挤的镇口对于他们来说很不容易。

 

很多失去亲人的孩子,在灾民安置点的角落里看见志愿者便伸出双手,索要一根火腿肠来充饥。灾区现在晚上的温度是零下3-4度,最需要的是帐篷、御寒棉衣,以及新生儿和婴儿的奶粉。

 

此次前往灾区,我们重点关注的曲郎多多小学校舍倒塌了一半,所老师和学生们都只有部分轻伤,无人死亡。目前学校已断粮两天,去往小学的路已被地震破坏,车子无法行驶,学校会派人来取御寒棉衣、帐篷和食物。

 

因当地政府的车都被倒塌的房屋压坏,给山上那些偏远灾民送物资基本靠人力,晓雯姐见状将自己运送货物的皮卡车捐献给了当地政府。


更多信息见“玉树地震救援小组”专题报道>>>


一线人员发回来的用手机拍的照片

沙尘太大,惠君在封帐篷的小窗户
 






灾后的结古镇一片废墟
更多灾区现场图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