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正文

《投资家》:欧文沙龙——公益精英圈

来源:《投资家》记者 孙雨  |  发布时间:2012-06-19 15:07:12  |  浏览次数:0

 欧文沙龙的人情味和思想性经历了十几年的积淀,笃定将沙龙之路进行到底的创始人张玉川已经做出调整,“以前我们一直很被动,直到最近我们才有意识地把活动当事业来做。”

 一进门,便见打扮精致的凤博国际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董思阳迎面走来。这个年轻的80后女董事长招呼利索,显见与许多朋友都很熟络。

这是2009年9月在王府井大饭店紫晶宫内的聚会上本刊记者看到的一幕,与此同时,记者也注意到:更多的嘉宾被一个叫做张玉川的人聚在一块儿,谈笑风声。

张玉川是欧文沙龙的发起人,欧文沙龙创立至今都是张玉川个人一手创办的,并没有其他强大的支持机构。它也没有固定的活动场所,没有大的投资方,没有会员费收入(欧文沙龙的会员不仅无需缴纳会员费,就连晚宴都一分不用掏,全部都是免费的),却能够坚持走过13年,并展现顽强的生命力,这恐怕是张玉川本人也预料不到的。

最具人情味的私人聚会

“十多年了,蓦然间觉得有些吃惊。”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赵学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每月举行一次的沙龙竟然坚持走过了十多个春秋,而且一直是公益的。

实际上,与众多俱乐部相比,欧文沙龙更像是朋友间的定期聚会。这个沙龙由两部分组成——专题报告会和晚餐会,而欧文沙龙的创始人张玉川则是这个沙龙的主人。每月一次的聚会所需的场地、餐饮甚至是每次聚会的主题都被他一一揽下,来参会的人只要携带着名片(不需要交一分钱)就可以享受这一切了——当然,参会的人员只能是被邀请的。

 高端、私密以及带有主人偏好的参会门槛儿成了沙龙的独特魅力和社会符号。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担任《现代企业导刊》主编(副局级干部)的张玉川在多次出国考察期间,发现了国外这种新颖又有效率的沟通方式。他突发奇想,将杂志的编委和理事聚到一起,办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晚宴。

 那是在1993年,当时人们没有手机也不能上网,所以如果有人组织聚会,自然是难得的。正如张玉川所料,这个想法一经提出便得到大家的支持,时任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的郭代义率先主动提出为这个新颖的聚会买单。这样,由张玉川组织的沙龙第一次亮相北京国际饭店。

 这次沙龙,张玉川提出当时国内还未流行的冷餐酒会形式,因为通过他在国外的观察,他认为这样既可以给参会者一个平等的心理环境,又可以让人们都走动起来,多交流。有这样一幕,张玉川一直未曾忘记:当晚宴结束后,大家都不舍得走,而这些人中包括央行的副行长、国税总局副局长等身居要职的人。就是这个场景给张玉川打了气,使他在1996年离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后依然举办欧文沙龙。

 1998年,张玉川成立了欧文公众事务研究所(下称欧文研究所),此前一直没有名字的沙龙在此后每月举行一次的活动中,逐渐被人们冠以“欧文沙龙”的称号。“这个名字是被参会者叫起来的,是他们互相之间给这个聚会的一个称呼。时至今日,我依然称之为沙龙或者聚会。”张玉川表示。

 欧文沙龙每月举办一次,每次的参会嘉宾都由张玉川发出邀请为准,不接受报名参加的方式,每次参会的主题和演讲嘉宾都由张玉川亲自选择和邀请。事无巨细地举办一个公益性的活动,时间长了,张玉川也觉得吃不消了:“别人都可以到国外休假三两个月,我却不能;别人可以不用时刻接电话,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机会,我却不能。”

 “我也被动过,也忧虑过,但是经过这么多年,大家都对它有感情了。每个月都有很多朋友问我沙龙的事情,如果我不办了,我倒认为是我欠了大家的。”张玉川对欧文沙龙的感情溢于言表,他甚至调侃:“欧文沙龙一向都是如期举办,如果有一天我停掉了这个沙龙,那么大家一定认为我出事了。”

 张玉川确实对欧文沙龙倾注了太多的感情,沙龙也因此罕有商业色彩。像时任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邱晓华、国家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沈国放、国家环保局副局长王玉庆等众多重量级人物,一个半小时的演讲,对参会者也只收取示意性的演讲费。好在每期举办沙龙时,都有一个企业提供所需经费,如中元国信信用担保公司、北大方正集团等几十家企业都为欧文沙龙提供免费赞助——因为在沙龙中,不提供任何宣传企业的广告或者活动,企业提出赞助都是自发的。

 按照张玉川的说法:“赞助在欧文沙龙中不用‘拉’这一词(即拉赞助),而用‘排’,因为许多企业家提出赞助我们的意愿,我就对他们进行排号,这个月排到谁,谁就出钱赞助沙龙活动。”

坚持“邀请制”

    现任国资委企改局的副局长贾小梁笑称自己是“欧文沙龙”的老顾客,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看一下,否则总感觉缺少一点社交的气氛。

    而像中关村的“村长”段永基、小品演员陈佩斯、名模马艳丽等这些跨行跨界的社会名流也能够被召集到欧文沙龙,成为欧文沙龙自身规模不断扩大循环的一个动力。很多人因此惊诧为何一个民间组织的活动能够具有如此的号召力。
 
    进入欧文沙龙到底有没有门槛?张玉川笑说:“1995年我入选当了第八届全国青联委员,而青联委员一般都比较年轻而且乐于交往,这样很自然就把自己的社交圈子扩大了。”

 其实,不仅在参会范围上欧文沙龙具有张玉川的烙印,在参会资格上,主人张玉川也是谨慎把握。其中,欧文沙龙中最重要的也是张玉川一直坚持的一点就是邀请制——只有受邀请的人方才能参会,时间、地点、会议内容也只有被邀请参会的人才能知道。

 为此,欧文沙龙每次的聚会都有明确的邀请条件:大中型企业的企业家要求企业净资产达到3亿以上,而对于服务性质的行业,则规定必须在行业内拥有较高的知名度,这部分人占到总数的1/3;政府官员需要达到司局级以上,参会人员比例也是1/3;其他社会知名人士(包括科学家、作家、艺术家、社会活动家、社团负责人、传媒负责人、节目主持人、国家级运动员等) ,演员要求国家一级,包括著名作家毕淑敏、余华,诗人汪国真也都曾参与沙龙的活动,而这一类型的人数量每期需要控制在8个人之内。

 在参会人员的总数上,张玉川也是严格控制。在沙龙创办之初,张玉川也把握不好这个沙龙到底应该邀请多少人,所以做了很多尝试。当人数不足50人的时候,活动会显得过于冷清;而如果像1998年时任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的吴晓灵的那次报告上,人数达到140人,场面又变得难以控制。所以,张玉川给欧文沙龙画了个圈:要求每次参会人数在80人左右。

 在沙龙中,张玉川特别安排女士要占到参会人员的1/4,也颇具细心。此外,他规定,参加过欧文沙龙的老朋友占2/3,新邀请的朋友占1/3,新会员要由老会员推荐,这样既可以使嘉宾扩大社会交往,又可以结交新朋友。不过,由于中国和西方文化传统不同,在较正式的社交场合,人们常常显得矜持和含蓄,有地位和身份的人尤其这样。为此,每次活动时张玉川总是穿梭于嘉宾之间,忙着为新人引荐,避免了一些新人的尴尬。

 在沙龙的组织中,邀请是个很重要的环节,邀请方式要根据每个嘉宾的习惯和偏好而定。在邀请函中,张玉川还特别强调了谢绝委派他人或携带随从参加活动。对此,张玉川的解释是:“因为我们要考虑到保护参会者,替参会的人把关。比如培训行业的、保险行业的我们需要特别注意,另外,有些人太能说或者行为上不太高雅,都会被我们屏蔽掉。”

 张玉川为营造一个平等交流空间确实下了不少工夫。记者发现,在嘉宾确认出席后,张玉川会按姓氏拼音顺序来打印嘉宾名单,随后发给参会的每个人。显然,欧文沙龙给会员之间的交流提供了一个平等的平台。

 虽然有如此之多的细节值得夸耀,但是对于未来,张玉川还是对自己提出新的要求。因为他发现,随着他年龄的增大,参会人员的年龄也偏大。所以,未来几年应该让年龄在30-45岁之间这些最具活力的年轻人占到80%,他认为这样才能够保证沙龙的活跃性。

圈子中的商机

    这些年来,欧文沙龙的经济来源一直依靠企业自主地提供那3万元的赞助费。另外,有一些关系不错的如王府井大饭店、北京饭店等的支持,基本上将收入与支出相抵消。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北京城内大小俱乐部实在不少,对外宣传盈利的也不在少数。据了解,这些俱乐部的入会费用大都在1万美元到15000美元。会员每月还需要交纳月费100美元左右,参加俱乐部不定期的各项活动,还要另外交纳一百到几百元人民币不等的费用,这成为了这类俱乐部维持运营的主要支柱。

 张玉川选择坚持将欧文沙龙独有的这种机制一直延续下去。其实,在沙龙中,曾经有不少参会嘉宾建议欧文沙龙搞会员制度,他们也愿意交纳会费,毕竟每次参会总是白吃白喝,觉得欧文沙龙这么多年不容易。而这在张玉川的思维中却是行不通的,他认为,欧文沙龙这么多年一直保持干净、严谨、文明的高端社交形象,不能因小失大,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欧文沙龙排好的赞助商还是很多的,所以不用担心资金问题。

 陕西步长集团总裁赵超虽然只来过现场一次,却赞助了欧文沙龙三次活动,就在仅有的一次亮相中,他还在报告会快结束时,溜到门外去了。后来,他对张玉川说:“我就出了这么点钱,难道还要在人前宣传自己啊。”许多类似的点滴小事,都坚定了张玉川对于欧文沙龙的定位。
 
 “如果企业家想要追求商业目标,在欧文沙龙中是根本达不到的。也有人提到要放一些宣传品之类的东西,但是我们最后什么都没做,依旧保持了欧文沙龙最初的风格。”张玉川表示,“参加欧文沙龙的这些人我更愿意称他们为儒商,是有修养的,如果他们是一个‘土老板’,自然不会如此,而我们也不会接受‘土老板’。”
 
 有很多朋友希望通过“欧文沙龙”约见自己想认识的人,而张玉川也会为赞助者提供点“小灶”,比如根据赞助者的需要安排一些与参会者单独见面的机会。而这些有时候也会给张玉川带来意想不到的收入,“有的人谈成了生意后,还主动找上门来,给我们丰厚的报酬。”当然,张玉川并不否认沙龙也给自己带来了商机,通过沙龙结识了上上下下许多朋友,自然给欧文研究所带来不少客户。

 欧文研究所的主业实际上是股权投资和并购业务咨询,而并不是这个不挣钱的沙龙活动。然而沙龙的风头却早已盖过了张玉川的主业,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他,如今在经过一番思想挣扎之后,终于决定在这个副业中寻找商机。

 其实就沙龙本身而言,并不如表面那么一帆风顺。随着社会沟通方式的发展,有些变化作为经常活跃在交际场合的张玉川来说不可能看不到——手机的普及、网络的兴起,使得人们交流越来越便利,面对面的沟通开始变得缺少热情;而近些年来,大大小小的活动开始泛滥,今天一个论坛、明天一个研讨会,沙龙这种形式不仅不再新颖,就连参会的人都开始变得浮躁,因为大家都太过于繁忙,一天要参加好几个活动,许多人只是走个过场,这样沙龙的实际意义就开始削弱,沙龙就越来越难发展。

 张玉川选择的解决办法就是使沙龙具有自己独特的个性,让它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欧文沙龙的人情味和思想性是十几年的积淀,所以在坚持它本身特色的同时发掘新的产品,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以前我们一直很被动,直到最近我们才有意识地把活动当事业来做,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将把互联网逐步运用到我们的沙龙中。”张玉川介绍。

 每周二在张玉川办公室楼下的小会议室举行的证券投资沙龙就是他成功实验的第一步。这个沙龙每次大约有20个人左右,主办这个沙龙的目的就是为参会者投资理财提供服务的,而参会者也都是对股票投资感兴趣的人。在那里按照消费对会员执行AA制付费。另外,欧文研究所还可以从中发现与本身业务相关的理财客户。

 “证券沙龙的地方很小,人也很少,但是这个沙龙是不能做大的。现在这个沙龙举办30期了,效果很好。”张玉川表示,“当我设计一个活动的时候,我是能够看到有一个需求存在的。另外,还需要一个热心的群体来拥护你,拥护这个活动。”

 基于此,自信满满的张玉川目前已经将一系列的沙龙活动酝酿出来了。得益于欧文沙龙的资源,张玉川找来凤凰网和酷六网的技术高手制作欧文沙龙的网站,按计划今年11月这个同样定位于高端社交的欧文网站就会开通。为了不失控,张玉川规定网站只从欧文沙龙中挑选一些热心的、经常参加会议的会员成为初始会员,而其他会员需要老会员的推荐,对于新会员的入会“门槛”张玉川同样制定了一套细致的准则。

 除了欧文沙龙之外,张玉川还设计了人文沙龙、影视沙龙、健康沙龙、社交派对、家庭派对、KTV派对、并购沙龙、欧文旅行等,其中许多个沙龙开始实际操作了。

“话题私密,讨论充分。”

显然,张玉川已经笃定要在沙龙市场上杀出一条路来,坚持已经成了这条路的一个标签。